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想去未来走走的博客

每个人,每一天,都在想象未来是什么样子。如若,能够到未来,是不是现在的自己,,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想要的,也只不过是一个宁静的房间,一张安静的书桌,一本淡静的书,而已

网易考拉推荐

对不起  

2014-12-01 20:48:25|  分类: 小城,小事,小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春缠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。”想到的大多数都是老师吧。我很少在别人面前提起母亲,但每次读到这的时候总是有股钻心的疼痛。不知道如何去表达我内心的赞美,却又急切的表露,仓促中生成此文。你就当我夜半时的碎语吧。

  我和母亲坐在院中。火红的夕阳映着,拉下长长的影子,白色的楼与翠绿的山之间,洒着斑驳的光点。我渴望和她执手光年。

  近来不知为何,很难同母亲交流,不清楚是我年纪的增长还是她的更年。总之,这一幕在我脑海里盼望了很多年。

  现在的和睦依然不安全,而我也尽可能的维持,并维持着 。偶尔搭母亲几句,显得不以为然。随着年龄的生长,忆起从前,那些神经脉络突然变得异常活跃。

  人生中第一次记事。我们被爷爷无情的赶出家门,我不记得是何原因,不记得爷爷是何不喜欢自己,只记得东西扔出的那刻,母亲被推出的那刻,她没说什么,亦没用她泼辣的性格破口大骂,只是用很平凡的动作把我搂在怀里。东西砸在她的身上,发出沉闷的声音,而我在她怀里眨着大眼睛,天真的看着爷爷的背影离去。未哭,未闹。

  我在过去的事情上一直没和母亲提起,她也从来不主动开口。我向来习惯沉默,泛黄的本子上写着那时自己的感受:

  那时候,妈妈,我记得,

  夕阳消失的傍晚,微风夹杂着湿气。怔神的期间,哈欠已从口出,回头看看,不见母亲的身影。失落之余,一件大衣毫无温柔可言的丢到我肩上,就连语气都带点凶神恶煞,穿上。我经常面对这些言语傻笑,说实话,我享受这些。在我眼里,都是难得的珍品。

  弟弟从小就惯养。我总是因他的不争气责备他,而母亲在不问具体经过的情况下,总能对我发出攻击。我曾一度认为,我可能不是她女儿。

  后来,在没有预知到洪水来临之际,我经历了有生以来的首次大洪水。一向淡定的我也在那个时刻慌了。风风火火的母亲反而不同以往的镇定,洪水没过她的腰际,她在明明可以让别人来拉我的空隙中,坚持自己驼着我脱离险境。再强大的女子又有多大的体力背着一个十多岁的孩子在洪水中前行?可是,她做到了。

  我无法描述当时的心情。

  晚饭过后习惯于散散步,呼吸呼吸夜晚的空气。顺便梳理自己躁动的脾气,我怕一不小心又冲母亲大叫。哪怕知道她心里是有我的。

  踱步回去,远远就听到屋里传来的争吵。我有心劝慰的,又怎么了。

  关你什么事?你还不是一个样。

  尽管听了许多这种话,还是没有说服自己接受的勇气。

  当晚,我没留下什么独自悄悄离去。虽然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正确,可仍然义无反顾的离去。

  第二天弟弟来短信,说,你走的那天母亲流泪了。心在看到那几个字眼后几秒的抽痛。

  几天后上课,收到一条短信,我以为是弟弟的,一看:

   对不起,我是爱你的。

  眼泪在不经意间汹涌而出,我想回:

   对不起,我也是。

  可终究只打了个没关系。



  人一生中,会有很多爱。可终究,只有母爱不离不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